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技能树.IT修真院-免费在线1对1辅导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35|回复: 30

【版杀剧情文】不若相忘(战国,平原信陵双公子)

[复制链接]

6

主题

204

帖子

220

积分

发表于 2015-5-2 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梨 于 2015-5-3 08:38 编辑

腐预警,R15(真?)预警。

是在一个史向版杀群里一局游戏之后的一点剧情文。规则是狼人,隐士就是吹笛者,只是没有让人失去技能的能力(。月老等于丘比特,只不过是拉不一样的人而且拉三个,旧日情侣组和小三组【】

笙歌告诉我可以发完结区我就发啦~~文渣求不嫌弃~

@笙歌响 @杀手阿伯 来看www



不若相忘

[战国架空同人 以版杀剧情为基点 主cp平原x信陵]

by 梨纸


赠润萍。



“纷乱世尘,不若青云白鹤。”——这是他这一天收到的第五封书笺了。
赵胜拆开信封的时候有点惊讶,毕竟夕阳已经西沉,邮差也不会是这个时候来。附近村舍也都安安静静,想必是个熟悉的人放在阶上的。再加上这有些意味不明的内容,让他看到后着实也愣了愣。
……不若青云白鹤?这是在叫他归隐吗?
可他怎么能归隐。他想了想之前的四封信,怎么着也不能是这个时候。他回屋把那封信扔进炉火,坚定了不去管它的决心,但心中还是不禁暗暗好奇这到底是谁写的。字迹不是太熟悉,不过字迹都是可以模仿的,还不如揣测一下谁比较熟知他家的方位。
把信扔进去的一刹那他突然想,这不会是无忌写的吧?
但是他的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在脑海中多过几遍,信笺就被火焰迅速地吞噬,屡屡黑烟从转眼间就被熏黑转为灰烬的纸张中腾起,然后一切如常——除了火焰末端冒出的些许火星,像是心有不甘的挣扎。
……算了。
赵胜拍走了手心并不存在的灰烬,转头朝门外走去。
天就要黑了。


黑夜如一张隐藏一切的巨网般笼罩在村庄上方,星垂平野,白日空气里随着阳光和微风一同播散的些许喧哗都静默下来。光源已经很难得见,只留下少数几家疏疏落落的灯火,还有河边树林深处的一点火光。
“……我觉得,你们真的不应该这么做。”
“为什么不?”乐毅抬眉望向赵胜,目光锐利却充满质疑意味,“你要保他, 不会是另有隐情吧?”
“只是觉得无缘无故……有些不公罢了。”赵胜耸耸肩。
“不公?”乐毅身边的燕昭襄王反驳道,“你忘了我们的目标吗,平原君?我们要用杀戮赢得新的秩序,我们无从选择。至于杀谁,我相信在平日的任何人身上都能找出把柄吧?杀谁有什么区别吗?”
“正是。杀谁并没有区别,所以为什么不能杀别人呢?”赵胜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在几乎徒劳无力地帮魏无忌辩解,他没有任何理由,任何人的死亡都对他和整个团队是有利的,更何况要是杀了魏无忌,还便于减轻他的嫌疑,何乐而不为呢?他了解同伴们这么建议的理由,但他总觉得自己下不了手。
“得了吧,他只是为情所困而已。”一直在边上一言不发的长安君淡淡发话,赵胜看了看自己这个年少的侄子,忽然觉得一时发不上话来。
乐毅看着令人难堪的沉默局面,过了许久再度开口:
“那我们再另找一个人吧。”


为情所困?大概吧。
他无非就是看不得他死而已。赵胜这么默默想着,他一向都是知道自己对魏无忌有感情的,但这感情的成分究竟是什么、又究竟有多深,他自己从未深究过。只有到了生死的边缘,他才能下一个模糊的定义——大约就是看不得他死的这种感情。
或者说,看不得他死在自己手里的感情。
他想到之前收到那封书信,忽然想到要是魏无忌早已知晓自己的一切计划,才恰到时机地送来那封书信,这说法也说得通。不知为何,他的思绪依然在那封信上萦绕不去,以至于集会的下半场他精神都有些恍惚,只是机械和麻木地点头和赞成,直至最后机械和麻木地跟着另三人走到树林边缘,看着乐毅把沾满乌头汁液的短箭射向不远处苏秦屋子窗纸上浮动的人影。
他看着那个身影随着短箭刺破窗纸倏地倒下,按照原先的计划路线有条不紊地回到自己屋舍,仿佛一切都没发生。
但他知道那里有一条生命消逝了,而若不是他出言阻止,那条消逝的生命就会是魏无忌。
他痛恨自己平静于别人死亡的事实,却对魏无忌死亡的可能性心情波澜起伏。
——要是没有这么多杀戮的计划,要是没有事先机缘巧合走到一起的团队,何必在现在纠结这些?
纷乱世尘,不若青云白鹤……
推开家门的时候,他觉得,那句话可能是对的。


魏无忌的宅子离赵胜家并不远。朝霞徐徐从地平线上延展而来,赵胜踏着门前草坪上的晨露走出院子,清早的薄雾还没散去。路过魏无忌家门口的时候他不由地驻足了好一会儿。村庄的某处,他知道,苏秦的尸身已经冰冷,悄无声息地躺在地面上再无动弹。魏无忌能活着,是他的幸运。
作为一个杀手有这样的想法是危险的,他知道,但他没有办法停止被个人感情困扰。迫不得已的时候他或许真的会杀了魏无忌——尽管他被自己着一闪而过的想法吓到了,但即使于情这行不通,于理这是一目了然。
他们有不同的责任,不同的归属,不同的路。
但在世时,能活一刻是一刻,能抓住一刻他也拒绝放手。
他愣愣地看着那门许久,直到思绪忽然被惊扰——那扇门打开了。
魏无忌如常般踱步出门,看见站在门口的人的时候脸上表情滞住了一秒,但随即泛起微笑,站定到赵胜边上,并没有看他而是把目光投向遥远的地平线。
“好美的清晨啊。”他笑道。
“是啊。你我都还活着,真好。”赵胜从侧面伸手去扣住魏无忌手腕,他冰凉的手指清晰地感受到那跳动着的脉搏中的温暖,顺着他的五指一路而上蔓延到心底。
“活着?”魏无忌有些诧异地抬眼,“姐夫何出此言?”
赵胜一愣。自己是不该说这话的——他正开口打算解释,突然看见地平线上有个人影匆匆地赶过来。
“早啊,孟尝君。”他转了头朝来人致意。
田文只是匆匆点了点头就开口:“你们都知道那事了吧?”
“什么事?”魏无忌疑惑道。
“公示牌上不知被谁贴上了一张公告,说是住在这儿的人里面有蓄意谋害他人的杀手,还一共有四个!”田文皱着眉,气喘吁吁地说。
“原来刚刚姐夫说的是这么一回事。”魏无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那么这么说来,是有人死于非命了?”
“这就是问题所在,”田文继续道,“昨夜根本没有人死亡。”
“没人死?”赵胜和魏无忌同时惊讶道,然而惊讶的原因不尽相同。
“所以大家打算聚到广场上去讨论这件事,究竟是有人幕后作祟还是真的有杀手潜伏在村庄里。”田文说,“二位既然在这儿,就不妨一起去吧。”
“好。”两人迈动了脚步。


当他们一行三人到达村中心的广场时,争论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就是他!”范雎愤怒地指着对面的蔺相如,转向人群:“你们看他说的话,都是为自己个人辩解的言辞!那个潜伏的杀手就是他!”
“天哪!”蔺相如捂住了胸口,“某与村中他人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无端杀人?”
“谁知道呢!”范雎冷笑一声,“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好了好了,”一旁的黄歇做了个安静的手势,“这样吧,为了公平起见,如果你们有怀疑的人,就依次说出来,我们一起来看看?”
“这样也行。”赵惠文王在一边点了点头,语毕又吃了一口手中的西瓜。
“哎呀,什么时候了,王上还有时间吃西瓜!”蔺相如有些焦急地看了赵惠文王一眼。
“我怀疑田单!没有理由!”乐毅瞪了一边的田单一眼。
“田某怎么……”田单无语凝噎。
“那寡人也怀疑田单!乐将军就是理由!”燕昭襄王在一边跟着说。
“你们怎么能这么平白陷害无辜呢!”
“我怀疑信陵君。直觉。”苏秦在一边缓缓开口。
赵胜往魏无忌前面条件反射地站了一步。“季子何出此言?有何凭据?”
“并没什么凭据,只是秦的直觉这么告诉自己。”
“你怀疑我我还怀疑你呢!我怀疑苏秦!”魏无忌在一边瞪了一眼苏秦。
“大家私怨归私怨了,不要在这种时候解决私怨啊。”黄歇试图息事宁人。
“既然没有人死去,那有什么理由说有杀手存在呢?某不怀疑任何人。”荀况在一边说道。
“同理。寡人也不怀疑任何人。”赵王一边说着一边又吃了一口西瓜。
“怀疑范雎。理由是他到处怀疑别人,说不定自己就是杀手。”
“我也怀疑范雎……”
“田单。”
“没办法怀疑别人。”
“范雎吧,他更可疑一些?”
黄歇舒了口气。局势似乎终于有条理了一些。


“所以,现在怀疑范雎和田单的人数是一样的……”黄歇看着统计出的结果,一筹莫展。
魏无忌看了一眼赵胜。赵胜刚刚投的也是弃权。
“姐夫不给点自己的观点吗?”魏无忌目光灼灼,赵胜生怕被他的眼神看穿。
“无凭无据,不敢妄言。”于是他只是这么说。
“我投范雎!等不下去了。”赵王不耐烦地把手里的西瓜皮摔到了地上。
“王兄!”赵胜惊呼一声。
“再这样僵持下去有什么意义?范雎一直在挑拨离间,怀疑他人,他就算不是那个杀手,处决了也不算可惜!”
“那就这么定了?”村中的法官,那个长相俊美的男子开口道。
“就这么定。”赵王点了点头。
“那么,范雎就——即将被处决了。”


“什么?!范雎就是……宰相?”
“没错,”那位姓徐的法官惋惜地摇了摇头,“可惜直到他被处决之后,才在他家中发现了这些证据。这么多年来,所有村中人的正当工作,都是他来维持的。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所有村中的正经人,都……失业了。”
“天啊!”众人哀叹道。
“好了,天色不早了,快回去吧。”赵胜拉过魏无忌,“要是那个所谓的杀手还潜伏着,早些回家比较安全。”
“好,听姐夫的。”魏无忌温顺地点点头,跟着走出了那家小酒馆。
赵胜一路送他到家门口。“保重。”他说。
“无忌会照顾好自己的,姐夫放心。”
赵胜和魏无忌的姐姐很久以前就分了手,魏无忌却叫这个称呼叫顺了口。赵胜突然意识到,或许就是这个身份,阻碍了他们之间感情的进展,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无忌——,”他顿了顿,“我只不过是,希望我们都能好好活着。”
“了解。”
“我——我——”赵胜停住了。他该说什么?我愿意为了你放弃我的身份?我亲手阻止了你的死亡?我不仅仅想当你的姐夫和知己,还想当你的恋人?他该说什么?
最后他什么也没说。魏无忌看着他,一双眸子里映照着天上的星辰流转。赵胜如同着了魔般俯身,用自己的嘴唇轻轻触碰对方的。
这个亲吻如同一朵蓓蕾的绽放,缓慢,却确切。魏无忌一开始还带着几分不确定,但很快就用手环上了赵胜的脖颈。赵胜轻轻用手指拂过魏无忌的脸颊,在这个吻中的某一刻,他忽然又想到了那句白纸上的话——不若归隐。
真的不若归隐吗?
他并不能做出确切的答复。但他可以确定,如果是那一刻魏无忌问他愿不愿意去一同归隐,逃避这村中的荒唐与纷乱的世尘,他是会答应的。
但是那一刻魏无忌没有问,所以他也没有说。
很多机会,其实都是这样,一失永逝。
赵胜最终还是放开了魏无忌,道了一声别就离开了他家的门廊,走回自己家中。
他在家门口遇见了燕王。
“平原君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这么磨蹭!”燕王低声地斥责了一句,“刚刚乐将军看见荀子在河边徘徊了很久,现在大概在往钟楼那个方向走了,他落了单,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快去吧!”
“好。”赵胜的迟疑不过一秒,然后就跟着燕王一起朝钟楼走去。


他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赵胜想。
没错,他们杀了荀子。赵胜亲手把荀子扔下了钟楼,这一点他确定万分。
没错,他们杀死了田文。间接地。
当第二天荀子的尸体被发现之后,法官又一次让村庄进行了公决。当村中以智慧著称的沉思者公孙龙子把怀疑票投给了田文之后,赵胜领头用了这个机会,成功地带着杀手们投票投死了田文。
田文死之前说,清流们啊,别再投死自己人了。
然后他就被绑在大石块上,投进了河中。
赵胜发现,自己已经在杀戮的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
现在的他,还有真正归隐的可能性吗?
但别的杀手们不断提醒他,你是杀手,这是你的天职,正如清流们的天职是要维持秩序一样。杀手,是要建立起新的秩序的。
那就只能这样了……赵胜想着,望向了天空中的一轮新月。就让他,继续尽一个杀手的天职吧。


“对了,宰相原本的职能是什么来着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赵胜问了问魏无忌。
魏无忌停下了脚步,用奇怪的神情望着赵胜。
“姐夫,你不会就是杀手之一吧?”
“怎么可能?”赵胜被吓了一跳,故作疑惑地皱起了眉。
“如果姐夫是清流的话,不应该已经失去了工作了吗?怎么现在还来问宰相的职能是什么,难道一直以来你的工作,都并不是宰相提供的?”
“我是说……难道宰相作为重臣,仅仅有在自己死亡时让大家都失去工作这个职能吗?没有任何可以保护他自己的方法?”
“哦,你说那个。”魏无忌眼中的怀疑并没有退去,“似乎是不能被杀手一次头杀死吧。”
“原来是这样……”赵胜悄悄地舒了口气。差一点,刚刚就差一点……
不过,即便是魏无忌的怀疑也没办法改变什么。今晚的计划周密而完好,村中有假面舞会的发生,救助的职能会重新有人使用,长安君作为位高权重的杀手,可以放逐蔺相如。放逐了蔺相如再去杀他,即使有人救助他让他死不了,救助他的人也会死去。现在杀手需要的,是确定的死亡。
赵胜如往常一般在门廊上与魏无忌告别。
“姐夫今晚留下来陪我吧……”魏无忌有些恳切地开口。
赵胜想答应的。如果是昨晚,他也一定会答应。
但不是今晚。今晚至关重要。
他尽管极不情愿,也必须要离开魏无忌去杀死蔺相如。
“我也乏了……还是先回去歇息,不要给无忌添乱了。无忌今晚也早些休息吧。”他觉得这些话对于他有千万斤重,却又不得不说出。
“那好吧。”魏无忌有些失望地转过身去,轻轻关上了门。
赵胜没有回家,而是朝树林中他们往常碰头的地方走去。
新月之夜的假面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魏无忌一清早就听见了外面传来的水花扑腾声。他闻声走出门,看见门前的水坑里,黄歇无力地扑腾着,看脸色是中了毒。
“你……!”黄歇看着俯下身的魏无忌,一把用残存的力气揪住了他的衣领,“你不是清流!我……咳咳……我前一天晚上就查到你不是……昨晚差点就用毒药毒死了你……可是蔺相如被杀了,我又没办法不去救他!然后……你……你和你的同伙……就给我下了毒……”
“天啊!这儿发生了什么?”
“春申君?春申君你还好吗?”
渐渐有人围拢过来了。黄歇在魏无忌衣领上的力度也渐渐松开,无力地瘫倒在了水坑里。
“春申君死了。”苏秦说道。
“不过,秦也知道是谁干的了……赵王,别再吃你手里的东西了。秦是巫祝,昨晚假面舞会带上了御史的面具,查出来你不是清流。”他继续说道,目光冷冷地看着赵王。
“寡人……”赵王一时有些语塞。
“刚刚我听见春申君死之前的最后一句,好像是说他也查了,查到信陵君才是杀人凶手?”人群中不知是谁来了一句。
顿时人群仿佛炸开了锅,一片骚乱,有指责赵王的,有怀疑魏无忌的。
“我不是凶手,赵王也不是!”魏无忌开口喊道,“现在空口无凭,但你们忘了宰相第一天死之前的话吗?宰相亲口说,乐毅有问题!”
“我相信苏秦先生。”赵胜向前一步,朗声说道。
“姐夫,你……”魏无忌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在下的思绪已经明朗了。思来想去好几天,也终于得出了基本的杀手名单……”赵胜没有理会魏无忌,继续说着,“其中,王兄首当其冲,然后是蔺相如与廉将军。”
人群安静了下来。
“第四个呢?”魏无忌的声线带着微微的颤抖,握紧了拳问道。
“我想平原君不是不知道那第四个,只是碍于情面不好意思说出来吧。”燕王在一旁淡淡道。
“刚刚是不是春申君还说信陵君是杀手来着的?”乐毅也开了口,“信陵君还用第一天范相的话来压我,真是可笑。”
“被相信的感觉真好。”苏秦感激地看着赵胜。赵胜微微点了点头就避开了他的目光。
“姐夫,你竟然宁可相信别人也不相信我?!”魏无忌愤怒地朝赵胜喊道。
“铁证如山,如今谁都不好说。”赵胜耸了耸肩,“毕竟现在苏秦先生已经说出查到王兄不是好人,那先处决了不是正好吗?既然已经被查出来了,有什么理由不去处决呢?”
“你怎么知道他说的是真话?!”魏无忌咬牙切齿道,“要这么说来,那日姐夫问我宰相的职能是什么,我看姐夫才是真正的杀手吧!”
“无忌!”赵胜惊呼一声,“我都不曾说过你是杀手,你怎么能这么说!”
“其实吧……某也有些怀疑君上……”蔺相如有些犹豫地开口道。
“相如的演技真是好极了。”赵胜有些嘲讽地说,“该不会是已经忘了队友的身份吧。”
“姐夫!”
“但是某……作为赵国的臣子,弃权。”
“臣作为君上的手下,也弃权。”廉颇说道。
“投王兄。”赵胜坚决道。
“平原君看来同时忘了君臣和兄弟情啊,这么着急把寡人弄死了?”赵王有些嘲讽地开口。
“秦听了之前平原君的话,深感所以然。投赵王。”
“投赵王吧……被查到了,怎么能不投呢。”
“赵王。”
“我也投赵王。”
“你们!”魏无忌长长叹了口气,“你们不要忘了谁才是真正的杀手……”
“你吗?”乐毅同样嘲讽地反问道,“要不我们改投你?不过都一样。我投赵王。”
“我弃权。”魏无忌说道,“姐夫变成这样,我已经心寒到极点了。”
赵胜听见这话全身一凛,却并没有说话。
“既然已经如此,寡人也改变不了什么了。弃权。”
“那么,赵王被处决。来人,带走吧。”徐法官打了个手势,赵王手中的另一片西瓜才吃了一半,就被硬生生带走了。
魏无忌愤然离场。
赵胜看着他的背影,沉默地垂下眼帘。

十一
赵胜锲而不舍地敲着门。
“进来吧。”他终于听见魏无忌疲惫不堪的声音,“其实门都没锁。”
赵胜半信半疑地推开门,发现真的是这样。
他走进前厅,看见魏无忌背对着他坐着,外面清朗的月色洒了一屋子。
“其实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开口。
“那是怎么样?”魏无忌叹了口气,“你了解我的身份,我了解你的,有什么必要再去隐瞒呢?今晚你怎么没和你的同伙们会合?”
“我……你误会我了。”赵胜徒劳地做着最后的挣扎。今晚去杀的还是蔺相如,这件事已经交给燕王和乐毅去做了。长安君以昨晚已经给春申君下过毒了为由拒绝出去,而赵胜也推辞了。一者人数太多容易引人耳目,二者他的确想来和魏无忌好好谈谈。
如果昨天留下来,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他想。
然而现在已经没有如果,他可能也已经失去了和魏无忌坐下来好好谈谈的可能。
“别再瞒我了,姐夫。你也知道我现在不能怎么样你的。”魏无忌又叹了口气,终于回过头来。
“我只是没想到,你真的是那个给我寄信的人。”
“什么信?”魏无忌尽管语气消沉,却还是带了些疑惑的成分。
“不是你寄的?……罢了,那也大概是你的同伙。”
“同伙?!我原本还想和你殉情,只是那时候我不想拉红线来便宜别人!”
“无忌……?”
“你难道一直都不知道我以前对你的感情?我知道你这么对我可能只是在利用我消除我对你的怀疑,但是我之前还确实想过拉我们俩的红线!如果我的天职不是一定要拉三个人的话,当上情侣的就是我们二人,至少你如果被处决,我还能和你殉情!”魏无忌激动地站起身来,一步步朝赵胜走来。
“无忌……”
“……”
“你要是能早说,该多好。”
赵胜又一次吻上了魏无忌的唇,不过这次是带着侵略意味的。他用手扣住魏无忌的下巴啃咬着他的嘴唇,另一只手把面前人完全圈入怀中。
魏无忌是想要拒绝的,然而在这样绝望而温柔的气息中,他无力挣脱。
于是他回应了这个吻。

十二
在床榻的柔软与肌肤发散的热气缱绻地缭绕于指尖中的某一刻,魏无忌突然不受控制地流了泪。他的泪水与肉体的欢愉没有关系,而是来自于内心更深层的、根深蒂固的绝望。也就是那一刻,他终于了解到,他恨的并不是赵胜,而是他自己。
或者说,他甚至不恨他自己,而是恨这种命运的安排,让他们注定无法站在同一阵线。
赵胜第一晚就被劝退这件事,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
而在方才的耳鬓厮磨间的某一秒赵胜告诉他第一晚本该被杀的是他的时候,他也终于明白,一直以来他一直都是处于被维护的位置,而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都是两人出于自己的使命与天职,无奈而为之。
可是他没有办法。毕竟使命还是要继续,直到一切都结束的那一刻。
那也是为什么赵胜选择了相信苏秦而公开地表示不相信他。因为他们有着不一样的使命,而一切还没有结束。
但放弃之后,离开之前,让他再颓废一宿吧*。
他流着泪蜷缩进了赵胜的怀中,让对方身体的温暖暂时驱散了他一切的恐惧和悲伤。
毕竟,这已经是最后一晚了。
*改编自歌曲《紫卿》。

十三
翌日早晨,赵胜是在自己的床上醒来的。
他对于昨日所发生的已经不甚清楚。唯一清晰记得的细节是,一切结束以后他侧躺在榻上问魏无忌是否现在还有一同归隐的可能性,却发现对方脸上还带着泪痕,已经蜷缩着睡着了。
于是他终于狠下心来离开。
一切都很顺利。蔺相如被杀,廉颇殉情,然而就在杀手们即将胜利的一刻,整个村庄都陷入了消极怠工状态。
——原来最后胜利的,是隐士,隐士的情侣,和站在他们身后的月老,信陵君魏无忌。
赵胜终于决定去山林间归隐了。他收拾起自己的家当行李,只带了些轻便的东西,就抛下村庄,乘牛车而去。
走之前他在宅子门口遇见了魏无忌。
他看了魏无忌一眼,嘴唇无声地动了几下。
他想说的是——“你愿意一起来吗?”
魏无忌还带着几分悲伤的神色,只是站在原地摇了摇头。
牛加快了步伐,车子绝尘而去,赵胜眼睁睁看着魏无忌孑然独立的身影,在飞扬的尘土间一点点远去。他似乎有听见魏无忌说了什么话,但在牛蹄撞击地面的规律节奏中,连那句话也淡出了他的听力范围。
赵胜忽然想起来,魏无忌的同伙,也已经一个不剩了。
他忽然想回去,想大声地喊出魏无忌的名字,想把他再拥入怀中,告诉他一切都过去了,他们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但是他不能。在发生了这一切之后,他做不到,也没办法欺骗自己或者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可以做到。
其实,如果他能听见魏无忌的最后一句话,他大约会赞同的,因为那正是他心中所想。杀戮和争吵,并不能改变知己的本质。
魏无忌说的那句话是:
——“纷乱世尘,纵青云白鹤,也不若相忘。”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04

帖子

220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5-2 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放下《紫卿》这首歌的歌词,虽然听说是仙三的同人歌(……)但是感觉很适合这对cp于是就拿来了(。

难道都是错觉
珠帘后面宁静的容颜
穿越不了时间
坚持冰冻追忆的思念
隐约有人在唱轮回的善变
怎么回到梦中
明灭 迂回 遥远 交错的瞬间
放弃之后 离开之前
让我再颓废一宿
我想挽留 却放你走
封住千年的伤口
朝夕之间 心照不宣
凡尘如烟 日月可鉴
难道都是错觉
沧海桑田呢喃的双眼
翻越不了边界
重演注定离别的缠绵
耳畔有人在唱轮回的善变
我要回到梦中
明灭 迂回 遥远 交错的瞬间
放弃之后 离开之前
让我再颓废一宿
我想挽留 却放你走
封住千年的伤口
不老爱恋 沿波讨源
离弦的箭 情深缘浅
放弃之后 离开之前
让我再颓废一宿
我想挽留 却放你走
封住千年的伤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072

帖子

2384

积分

发表于 2015-5-2 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边吃早餐边看完了。
梨子好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072

帖子

2384

积分

发表于 2015-5-2 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晚点再来慢慢回顾品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072

帖子

2384

积分

发表于 2015-5-2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没试过一口气读完这么长的文字了。
梨子对故事的主线掌控得很好,人物心理描写细腻,情节流畅。(这些都正是我所缺乏的

文中隐隐透出了人生的无奈,及爱与背叛等关于人性的思考,却又通篇未见此类字眼。再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072

帖子

2384

积分

发表于 2015-5-2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偶有些小地方待修改编辑,但不影响故事的完整性。
瑕不掩瑜。

梨子是一个极有前途的孩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072

帖子

2384

积分

发表于 2015-5-2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没,放多几篇上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072

帖子

2384

积分

发表于 2015-5-2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他们一行三人到达村中心的广场时,争论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就是他!”范雎愤怒地指着对面的蔺相如,转向人群:“你们看他说的话,都是为自己个人辩解的言辞!那个潜伏的杀手就是他!”
“天哪!”蔺相如捂住了胸口,“某与村中他人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无端杀人?”
“谁知道呢!”范雎冷笑一声,“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好了好了,”一旁的黄歇做了个安静的手势,“这样吧,为了公平起见,如果你们有怀疑的人,就依次说出来,我们一起来看看?”
“这样也行。”赵惠文王在一边点了点头,语毕又吃了一口手中的西瓜。
“哎呀,什么时候了,王上还有时间吃西瓜!”蔺相如有些焦急地看了赵惠文王一眼。
“我怀疑田单!没有理由!”乐毅瞪了一边的田单一眼。
“田某怎么……”田单无语凝噎。
“那寡人也怀疑田单!乐将军就是理由!”燕昭襄王在一边跟着说。
“你们怎么能这么平白陷害无辜呢!”
“我怀疑信陵君。直觉。”苏秦在一边缓缓开口。
赵胜往魏无忌前面条件反射地站了一步。“季子何出此言?有何凭据?”
“并没什么凭据,只是秦的直觉这么告诉自己。”
“你怀疑我我还怀疑你呢!我怀疑苏秦!”魏无忌在一边瞪了一眼苏秦。
“大家私怨归私怨了,不要在这种时候解决私怨啊。”黄歇试图息事宁人。
“既然没有人死去,那有什么理由说有杀手存在呢?某不怀疑任何人。”荀况在一边说道。
“同理。寡人也不怀疑任何人。”赵王一边说着一边又吃了一口西瓜。
“怀疑范雎。理由是他到处怀疑别人,说不定自己就是杀手。”
“我也怀疑范雎……”
“田单。”
“没办法怀疑别人。”
“范雎吧,他更可疑一些?”
黄歇舒了口气。局势似乎终于有条理了一些。


聊聊数百字,十来个人物跃然纸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0

帖子

20

积分
发表于 2015-5-2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很好~

点评

谢谢www  发表于 2015-5-3 08:51
谢谢www  发表于 2015-5-3 08:5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704

帖子

777

积分

发表于 2015-5-2 20: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M2]爱倾城 发表于 2015-5-2 17:15
文笔很好~

请不要穿着戏服瞎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704

帖子

777

积分

发表于 2015-5-2 20: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萌萌哒,棒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187

帖子

271

积分

发表于 2015-5-3 06: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棒。把发生的版杀事件完美融入演绎,就是好的剧情文。很欣赏最后那句,纷乱世尘,纵青云白鹤,也不若相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0

帖子

20

积分
发表于 2015-5-3 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笙歌响 发表于 2015-5-2 20:37
请不要穿着戏服瞎逛

一直在疑惑。。戏服能否穿着四处跑。。
如果不能的话。。
应该设一些用户权限才对。

点评

不可以四处乱跑。。。。。。酷爱回去。。。。药不能停。。。。  发表于 2015-5-3 13:3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04

帖子

220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5-3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杀手阿伯 发表于 2015-5-2 11:03
还有没,放多几篇上来。

我别的写过和版杀有关的就是大逃杀的剧情文了……剩下的和版杀无关也可以放吗(。
美国历史的可以么(。
谢谢阿伯赏识,各种求指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04

帖子

220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5-3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笙歌响 发表于 2015-5-2 20:38
阿梨萌萌哒,棒呆

谢谢w大逃杀的剧情文也可以放咩ww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04

帖子

220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5-3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笙歌响 发表于 2015-5-2 20:38
阿梨萌萌哒,棒呆

谢谢w大逃杀的剧情文也可以放咩ww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04

帖子

220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5-3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笙歌响 发表于 2015-5-2 20:38
阿梨萌萌哒,棒呆

谢谢w大逃杀的剧情文也可以放咩ww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04

帖子

220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5-3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坐在瑟卓河畔 发表于 2015-5-3 06:16
写得很棒。把发生的版杀事件完美融入演绎,就是好的剧情文。很欣赏最后那句,纷乱世尘,纵青云白鹤,也不若 ...

谢谢欣赏 0w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072

帖子

2384

积分

发表于 2015-5-3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 发表于 2015-5-3 08:50
我别的写过和版杀有关的就是大逃杀的剧情文了……剩下的和版杀无关也可以放吗(。
美国历史的可以么(。
...

都可以啊~
^0^
阿伯不挑食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072

帖子

2384

积分

发表于 2015-5-3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 发表于 2015-5-3 08:56
谢谢w大逃杀的剧情文也可以放咩www

是我在你们群里玩过的那场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葡萄藤轻游戏|博客|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技能树.IT修真院论坛 ( 京ICP备13005880号

GMT+8, 2019-11-13 13:09 , Processed in 0.12746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