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技能树.IT修真院-免费在线1对1辅导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01|回复: 12

【原创文】错误(旧货,半原创三国背景)

[复制链接]

6

主题

204

帖子

220

积分

发表于 2015-5-3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初三那年写的,两年多前的事情了,觉得两年之间文笔并没有改进(。原本是参加一个比赛的但是因为老师当时突然生病所以就一直屯着发霉了【】


错误

by 梨纸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郑愁予《错误》


【壹】

庐江。三月。

昨夜一场雨把原本干燥了一个冬天的青石街道打得湿润,空气中仔细嗅闻还会有雨后新春的气息在蔓延,沁人心脾。路边潮湿的泥土中不知何时已经有了星星点点的绿苗,一丝丝向外抽着,看上去也煞是夺目。

他策马驰过庐江的街街巷巷,到这儿也不由得停驻了下来。

这一带地方的城都是依水而生的,他知道。然而哪儿都有的水,到这儿却变得别有一番韵味。青石依然是主色调,一片片新绿也依旧抢眼,然而路边傍水之处却多了一株梨花,白色的花瓣因昨日的雨水在地上落了不少,但风韵依旧,花朵以一种极为优雅的姿态绽放在枝头。好似昨夜那场雨没有来过一般。

但最别致的还是那梨花边上的小院。镂空的窗格,粉刷得雪白的墙壁和屋檐上若有若无的花纹,也能看出这并不是一般人家。他看着这番景致,不由得诗意从心头起,干脆停马下来拿出随身携带的竹笛在水边吹了起来。他自幼精通音理,随身也爱带着那竹笛,一旦遇见了美景或是有感而发,总会取出笛子即兴一曲。原本这地方的人也都对音乐热情没那么高的,偏偏舒城出了个顾曲周郎,民风也都有所改变,好像一般人家的男孩只要会些音乐,也能成为周郎那样的风流人物似的。他本不是庐江人,幼年丧父,母亲也于他十几岁时过世,他任一小小居巢令,并无多少事,有闲便到处游历,在这乱世中这么多年游遍山山水水,闲云野鹤,也煞是快活。只是遇见庐江这地方,心生喜欢,便多留了几天,却正看见这别致风景,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正吹竹笛吹得兴起,窗棂边一层薄薄的帷幕却被忽地揭开。

【贰】

这是——他有些惊诧地看着窗边的人。

那是个女子,从外表并看不出年龄,约莫也就二三十岁的样子,然而却是美得倾国倾城。她一袭白裙,看上去仿佛像那路边的梨花一般。隔着低低的院栏和不算大的院子,也能把她的脸看得一清二楚。那脸上的神情有些惶惶然,然而又有些惊诧与喜悦的成分。

——夫君?——女子的朱唇微启,仿佛要说些更多的话一般,却是盯着他,惊得说不出话来。

——夫人这是什么话——他同样惊诧,面前的女子虽说美丽,但他却是根本不认识。或许他长得像是那女子久别在外的丈夫?——是夫人弄错了罢——他正色道。

——是、是么——女子的神色有些惶然——对不起,先生和夫君长得实在是太像了,而且听方才的曲子,真像是夫君回来了呢——

——你夫君,是什么人?——他也有些好奇了。面前的女子会说自己像她的丈夫?这里的家庭一般都让男孩学些音乐,但若是能精通的,想必也没有几个吧,这么说,这女子的丈夫一定是其中之一了?

——我夫君啊……五六年前他去了巴丘那儿,再也没有回来过呢……——女子叹道,——他吹竹笛吹起来啊,就像先生一样,能够使竹笛的音,一直透到屋中……但夫君最擅长的还是琴了——

——哦?——他更加好奇了,——你夫君都弹些什么曲子?——见女子似乎没有反感他这个扰了她清净的路人,他就又追问道。

——广陵散,燕飞鸣,长河吟……——女子仿佛又陷入了沉思,嘴角甚至挂上了一抹笑意。就好像那一株雨后的梨花绽开在枝头的花朵一样,好像是一瞬间所有的美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他几乎要被这一抹笑容夺走了呼吸灼伤了双眼,顿时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般。

——梨花……他将那女子比作梨花,真的恰当么?

不知为何,他心头蓦然浮现出见过以前见过残夏的莲花,带着整个夏季的味道,随着最后一丝夏风逝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

【叁】

他走了。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那个女子依然伫立在窗前自己沉思着什么,或许不会注意到他的离开的罢?马蹄声却一声声敲在青石板的大街上,却像是在提醒他自己的承受能力是有多差。

或许他永远不应该面对那么美的东西,美得摄人心魂。但是他却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的心,算是永远留在那个小院里了。也许他永远不会知道那个女子的名字——也许他不会知道她的故事——但他也没有权利去知道。因为他不是女子要等的归人,这只是一个误会,一个简单的错误,他并没有权利去干涉更多。

而且他知道,他已经不敢再去四处云游了。蓦然发现自己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本以为居巢令是个小小的职位就可以轻视它,但这次偶遇,让他知道他根本不是那些风流人物,他没有承受住太美的东西的能力。还不如坐好这一方土地,管好这一方百姓。

就这样,他把自己埋在生活中,一过又是十年。

若不是那次突然又闲心大发,他也许不会再深忆起十年前那次往事。

那天他去居巢附近一片水中的一个孤岛上拜访一位老人。听说老人家中藏曲众多,他听闻其中不乏一些著名古曲,便想要去从老人手中买下几曲。然而见到了那仙风道骨的老人,老人却说,多少金帛财物,他都不收,曲子也不卖。

这又是为何——他疑惑问道。

很久以前曾有一位故人从我这儿得到广陵散曲谱——老人悠悠道来——却是用他自创的长河吟来换的。

广陵散。长河吟……

以前仿佛他也听过这些曲名吧?——是在哪儿?

往事却一下子全部涌上心头。那年三月,第一场春雨过后的庐江,青石板的街道、梨花、美丽得让人不能直视的唇角的一抹笑……广陵散。燕飞鸣。长河吟……

【肆】

——那人究竟是谁?——他声音几乎颤抖了起来。心中猜测的疑点越来越大,他想他已经几乎要明了了,可是……如果老人说出的不是他心中的答案……

——他二十多年前,还是居巢令,和你一样。但是他后来去吴郡那儿带兵去了……吴郡的人都说,为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先生想必已经能猜到了罢?长河吟,他谱的曲子,早已在吴地流传开来了——老人说道——只可惜天妒英才啊,那么有为的一个年轻人,在巴丘驻兵的时候,居然就那么去世了……当年才三十六岁——

长河吟,长河吟……

夫君去了巴丘,再也没有回来……

过去的记忆一下堆积了上来,他觉得头痛欲裂,几乎又要喘不上气来,满脑子都是那美得惊心动魄的笑颜和淡淡的迷离的话语。

——那周郎的家人,后来又如何?——他几乎绝望地问道。

——周郎有二子一女。长子周循很早就死了,女儿嫁给了吴侯的儿子……次子原本也是做官的,后来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被贬为平民了……只可惜了那周郎的夫人小桥,到最后还是随次子周胤回了庐江,就在那儿度过了余生。周胤在庐江呆了没几年也死了,小桥夫人从此之后就像是得了病……唉,也不能说是病,她就一直在庐江的宅中等着,还以为她一直在等着丈夫归来呢……——老人叹了口气,——听说她也精通乐理,弹琴吹笙,那么一个才女,可惜了……可惜了……吴侯是个薄情的人,人一走,茶就凉呐——

【伍】

——那小桥夫人的待遇,想必还是有些与他人不同之处罢?——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没有了,没有了——老人摇了摇头,——我听庐江那儿的人说,到周胤也去世之后,周夫人的府邸和一般较大户的人家没有什么区别了,只是吴侯特许,为了将她和其它大户人家区别开来,使庐江整个城中,只有她家一家的院中墙角,有一株梨花树——老人一脸的沉痛。

而他,已经觉得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往事一幕幕又在眼前晕开,好像一幅水墨画,但他不知道自己是在看画中的人,或是自己就是画中的人。他终于明白了那个女子为何会有那么摄人心魂的笑颜,为什么如春风一般和煦的话语中又会有那样的迷离,终于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想到残夏池中的莲花,一点点开,一点点落……

——或许他真的不该将她比作梨花……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问道——那小桥夫人,后来就没有她的消息了?

老人摇了摇头——我是不知道了。想必她就在那庐江度过了余生罢……也好,庐江那地方,是乱世中为数不多的能安静下来的地方了……——老人看着他一脸难以言状的表情,垂下眼,默默说道——我看先生眉宇之间有几分英气,总能让我想到周郎的风采。为了故人,不受先生的金帛,这首散曲,就送给先生吧——老人递过一个盒子。

他觉得要动弹一下似乎都要花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接过了老人的盒子又深深向老人道了谢,他离开了那个小岛。回到家中,将那首散曲藏好,他走出门外。

因为清晨就去了的原因,加之在老人家中呆的时间并不长,现在时辰尚早。这样的话——如果骑马一路去庐江,或许一天之内也来得及罢?他略略一思索,牵出了马,扬尘而去。

【陆】

到了庐江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他策马奔过庐江的街街巷巷,在身后留下一串达达的马蹄声。

其实他非常不想回到这儿又非常想回到这儿;因为他知道这儿是他的心所在的地方,然而这儿又是他的旅程结束的地方。后来的十年中有很多人问他为什么不娶;他总是不言,但是答案,想必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罢。

十年前的记忆一点点被唤醒,他穿过那些曾经熟悉的巷陌,加上打听路上的居民,终于到了十年中一直没有忘记的小院。依旧是三月,院中一角的梨花依旧开得繁茂。他不由得拿起随身携带的竹笛,吹了起来。

吹了许久,院中却依旧没有动静。他不由得停下了吹笛,到院边看了看。当年的跫音没有传来,那窗上的帷幕也没有被揭开。而那扇小小的窗扉,也紧闭着。

他的心中突然有空落落的感觉,但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正欲转身离开,迎面却走来一个少年,宽袍广袖,一袭白衣,上前来问道——方才是先生在吹笛么?

——是——他有些疑惑地问道,——什么事?

——方才听见先生吹笛,感觉能一直吹到人的心中。先生这曲调,是在思念故人罢?少年礼貌地问道。

他只好点头,顺势问道——你可知这家的主人,去哪儿了?

——哦,这家啊——少年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这家的主人先生一定听说过,就是周郎的夫人小桥。可惜周夫人前几个月已经过世了……现在葬在庐江城外。先生若是来凭吊古人,一定也要去看看周郎墓,他们夫妇是葬在一起的……

他的心猛地一颤,然后就又突然沉重下来,却又蓦然感觉轻了不少。三月的天气依旧是三月的天气,他却突然觉得自己在夜色中很冷。呆立在那里了半天,他终于反应过来,向少年道了谢。

——没什么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我也不过就是庐江这一方人罢了。周郎与周夫人也是庐江人,无论怎么样,他们都会是庐江的自豪的。少年微笑着说道,然后走开了。

【柒】

……是啊。他们都是庐江人,都是庐江这地方的一分子,我根本就不是这幅画里的人吧。他轻轻叹了口气,夜幕已经变成了靛青色,然而地平线出依然有一抹橘黄色,好像是在留恋着什么一样。

心情却突然变得莫名地复杂。他究竟要的是什么?他来这儿究竟是为什么——他对小桥,甚至对庐江这个地方,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或许他根本不该来这儿。或许他就不该云游四方。或许……或许……

但是这么多或许,又有什么用呢?或是……又是为什么呢?

他又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忆起了那场春雨过后的那次偶遇。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庆幸这一次偶遇,还是该埋怨天命让自己遇见小桥。但他只记得,那天的风很轻,一切都很安静,就像庐江这个地方,在乱世中依然稳坐一方;或是像那个女子,在柳絮飘飞的三月天,恬静的微笑。他还记得那一树的梨花——梨花也许并不是梨花而是莲花,而莲花就像那个女子的容颜一般,在等待着思念着的季节中,一点点开,一点点落……

如今又是三月,但柳絮呢,纷飞的柳絮呢?为什么窗边的春帷再也揭不开了?为什么在他吹笛时没有响起那样的跫音?为什么那扇窗扉以那种残酷的方式紧掩,不留一丝期许……若他两年之后再来,那一树梨花,还会这样好好地开着吗?——这屋中,若是住上了别人,那株梨花会不会被吴侯下令拔掉……或是……整个庐江城都会开满这样的梨花?

他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也没有任何人能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他只是觉得,如果自己十年前的那个春天,没有流连于庐江的恬静而提早一天离开,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也许他也不会感伤。

四周窗棂间星星点点的灯都亮了起来,几户人家传出淡淡的饭菜香味。他突然觉得自己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一个陌生的角落中,如此孤独。回家吧……回家吧……他不属于这儿。在这儿住一晚,就回家吧,回到居巢,他依然是居巢的县令,一切其实都没有改变——这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一个美丽的错误,过去了,就再也不会回来。

马蹄声声渐渐,最后一次驶过那青石板的街道,身影,也消失在了深蓝色的天幕中。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072

帖子

2384

积分

发表于 2015-5-3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
初三,高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072

帖子

2384

积分

发表于 2015-5-3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采访下,梨子当时写这个时,想什么来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04

帖子

220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5-3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杀手阿伯 发表于 2015-5-3 09:29
采访下,梨子当时写这个时,想什么来看?

也没想什么……就是比较喜欢三国,想放一个“历史的旁观者”进去,不是大人物的那种,觉得会很有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072

帖子

2384

积分

发表于 2015-5-3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 发表于 2015-5-3 09:38
也没想什么……就是比较喜欢三国,想放一个“历史的旁观者”进去,不是大人物的那种,觉得会很有意思…… ...

绝大部分人都受困于“我”的视角。
但有些人天生有一种“旁观”的俯视众生的能力,如果操刀便是君王,如果执笔便是教主。
我是那绝大部分人中的一个。
你是天生的写小说的人。^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8

主题

6538

帖子

8626

积分

发表于 2015-5-3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初三的时候。。。我还没开始写东西。
我在你身边 灰飞烟灭 你在我心中 犹如初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2135

帖子

2350

积分

发表于 2015-5-3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杀手阿伯 发表于 2015-5-3 09:56
绝大部分人都受困于“我”的视角。
但有些人天生有一种“旁观”的俯视众生的能力,如果操刀便是君王,如 ...

木姐已经拜倒在梨萝莉的裙下惹23333333
萝莉通通是本叔的!!!!
签名带上@锦鲤,愿岁岁平和 温暖如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072

帖子

2384

积分

发表于 2015-5-3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够了 发表于 2015-5-3 16:31
木姐已经拜倒在梨萝莉的裙下惹23333333
萝莉通通是本叔的!!!!

~满满的醋意^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04

帖子

220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杀手阿伯 发表于 2015-5-3 09:56
绝大部分人都受困于“我”的视角。
但有些人天生有一种“旁观”的俯视众生的能力,如果操刀便是君王,如 ...

谢谢夸奖 呜呜呜 其实无非人称+视角问题啦 我觉得无可厚非~不过会加油写的哈哈 我一直在尝试不同的风格和切入点 算是做实验吧23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04

帖子

220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暗灭 发表于 2015-5-3 14:09
初三的时候。。。我还没开始写东西。

我小学开始写的【对手指 虽然当时只是写点同人满足下少女心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04

帖子

220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够了 发表于 2015-5-3 16:31
木姐已经拜倒在梨萝莉的裙下惹23333333
萝莉通通是本叔的!!!!

233333我心有所属啦(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2135

帖子

2350

积分

发表于 2015-5-4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 发表于 2015-5-4 11:50
233333我心有所属啦(喂

不管0v0~萝莉统统都是本叔哒0v0~
签名带上@锦鲤,愿岁岁平和 温暖如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072

帖子

2384

积分

发表于 2015-5-4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 发表于 2015-5-4 11:49
谢谢夸奖 呜呜呜 其实无非人称+视角问题啦 我觉得无可厚非~不过会加油写的哈哈 我一直在尝试不同的风格和 ...

辛弃疾在等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葡萄藤轻游戏|博客|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技能树.IT修真院论坛 ( 京ICP备13005880号

GMT+8, 2019-11-13 13:09 , Processed in 0.09832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